东方诗风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诗歌
查看: 16|回复: 0

[参差式] 北京闯世界 —给想发财的年轻人

[复制链接]

30

主题

74

帖子

0

精华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16
发表于 2021-12-30 07:1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珍振 于 2021-12-31 04:33 编辑

初中毕业不愿再读书,
背起行李回到家里。
妈妈感到可惜痛爱地劝导我,
去职业高中继续学习。
“上课就像听天书,
我已经没有一点兴趣。
与其在学校浑水摸鱼,
还不如找地方发展自己。”
听了我的话爸爸无奈地说:
天下没有免费的筵席。
回来继承祖业也行,
三十六行都能干出成绩。

有着一颗高高飞翔的心,
怎么能窝在农村里种地。
我表示要到北京去发展,
办大公司当总经理。
妈妈瞪大了眼睛斥责我—
农村的穷小子做美梦呢!
癞蛤嫫想吃天鹅肉,
北京人才济济还能轮到你!
爸爸无所谓地哈哈大笑道:
能有这种想法也算可以!
看不起人还谈什么,
我悻悻地推门走了出去。


房前有一棵大柳树,
小时候我经常在树下嬉戏。
藏猫乎、过家家、拧柳笛,
大柳树就像和我一块儿成长的兄弟。
那时候它又矮又细,
在风雨中摇来摆去。
不像现在长得这样高大粗壮,
茂盛的枝叶遮天盖地。
靠着它的树干我感到踏实,
心里顿时也百感交集:
大柳树啊我们一块长大成人,
我出去闯天下你要积极支持!

拗不过天天哭闹耍脾气,
最后我赢得了全面的胜利。
一九九九年仲秋乘火车来到北京,
美丽的首都让我看了兴奋不已。
可是找工作却处处碰壁,
嫌我年纪小没有学历。
只能到缺员的建筑工地,
搭架子、搬砖、和水泥。
劳动累工资也不多,
一个月除了花销所剩无几。
租房还越来越贵地下室都住不起,
我时常睡车站公园的长椅。

有一天晚上实在找不着地方安身,
我卷缩在工地旁的自行车棚里。
睡梦中被刺骨的疼痛惊醒,
两个流氓在对我拳打脚踢:
“真倒霉,收遍全身才找到五元钱,
今天碰到的都穷得抠不出来屎!”
我闭着眼睛默默忍受侮辱,
直到他们悻悻地扬长而去。
人生的道路怎么这样难走啊,
望着星空我泪水像奔流的小溪。
唐僧取经历尽九九八十一难,
我什么时候能看到希望的晨曦!

日日月月作着玫瑰梦,
年年岁岁奔波在打工的队伍里。
我曾经去当群众演员,
也卖菜蹬过倒骑驴,
可就是挣的钱少得难以立志,
在北京像无根的云飘来飘去。
残酷的现实大山压在脊背上,
我只有一声声沉重地喘息。
妈妈捎信说不行就回来吧,
农村也一天比一天富裕。
男子汉怎么能走回头路,
不混出个人样我无法见乡邻亲戚。

父母思念儿子一回回打电话督促,
舔犊之情想起来真是让人痛彻心脾。
二〇〇八年春节我不得已回家过年,
惊诧的是小村子人欢马叫换了天地。
种地讲究科学用上了机械化,
有的人家还开上小卧车真叫洋气。
爸爸说现在国家扶植政策好,
只要认干在农村想要挣钱也容易。
妈妈说家里准备了彩礼赶快找对象结婚,
你今年都已经二十七!
我却不死心一定要闯出自己的事业,
像强壮的大柳树在北京扎下根基。

大柳树兄弟顺风顺水越长越高大,
我为什么苦熬苦干也没有出息?
重回北京设法进了装修公司,
换到热门行业也许能出现奇迹。
一天在郊区装修中午出来,
看见卖糖葫芦老人晃晃悠悠倒在地。
我赶紧跑过去看护拨打了一二零,
随车又送到医院在抢救室外等待消息。
医生出来说得的是脑血栓,
一直到黄昏时分老人才恢复意识。
得知是我把他送来医院,
老人掏出两万元存折硬要表示谢意。

像爷爷奶奶一样的长辈怎么能收他的钱,
吃五谷杂粮要懂得情感道理。
见我执意不要老人恳求我帮他卖糖葫芦,
说正是畅销季节错过了太可惜。
满心不情愿又无法拒绝推起小车走上街,
却发现他的糖葫芦勿用叫卖也畅销无比。
我十分惊讶这日进斗金的小买卖,
老人却说没啥秘诀只要货真价实别贪厚利。
子女都在国外他孤零零住在市郊小院,
询问我愿不愿意作传承的徒弟。
明明是给出一条致富的坦途,
我心怀感激从那时跟着老人勤奋地学习。

不知是天意还是命里注定,
生锈的脑袋也突然来了灵气。
我采集各地水果创造出多种糖葫芦,
一上市销量就翻倍地提起。
师傅见我已经达到熟能生巧,
退居养老安心种花养鱼。
二〇一一年我成立糖葫芦连锁公司,
街边摊贩做起了全国大生意。
我的成长虽然像一场朦胧的春梦,
细想起来其中也有深刻的道理。
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就怕有心人,
有心人也得坚守人情的奥秘。

——若遇论坛程序问题,请给 qq124627513(微信同步)留言。(这是系统默认签名,点击修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广告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
首届“当代出书网杯”全国短诗文大赛启事

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东方诗风 ( 粤ICP备16121829号-1 )

GMT+8, 2022-1-29 12:06 , Processed in 0.037249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and 心灵文学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